追蹤
*ORANGE's Dream*
關於部落格
現實與幻想的轉換站-寫我所想,戀我所愛。(請用1024*768觀賞本網誌)
  • 4024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Gundam SEED & DESTINY 曉の車 AMC (中)



時間轉換,場景移至大天使號與克魯澤隊在歐普外海發生嚴重衝突的那場戰鬥。

在這場大天使號即將落敗的戰鬥中,身在船艦裡的卡佳里認出了外頭那架紅色鋼彈,名叫「阿斯蘭」的年輕士兵面孔在腦中浮現。

『當時要是把握機會殺了他,大天使號此刻就不會陷入危機!可是就算現在他在面前,自己也還是狠不下心。』

卡佳里剎那間是這麼想的。

保護與殺意兩念頭在心中交互壓迫著卡佳里,而近在眼前的祖國歐普對這場戰鬥的處理方式,更是刺痛著卡佳里的心。

歐普明明有力量......

此刻卡佳里的心境已經跟最初不同了,無盡的戰爭讓卡佳里看過太多弱者被強者欺凌的畫面,卡佳里內心也因不斷重溫的生離死別而感到痛苦。現在的她,不想親眼看著大天使號的夥伴們喪生,但也不想殺害札夫特方。她只希望歐普能將札夫特驅離,讓大天使號免於沉沒。


如同翹翹板的原理一樣,卡佳里認為歐普站出來作戰可以讓強者與弱者達成平衡,戰爭就能因此解決。所以卡佳里對於擁有雄厚力量的歐普為了自身的繁榮富裕及和平表達中立,認定歐普是在做兩邊討好的行為。這種稚兒般的想法,出自卡佳里的單純、善良以及真誠,她想讓大家都獲得和平,可是天真的太過單一。

畢竟卡佳里還只是個16歲的孩子,眼前的事物讓她應接不暇,沒有考慮到世間的複雜,也還沒認清戰爭的本質,同時也忘了應該對歐普國民負起的責任──國家安全是在位者的第一優先考量點。在卡佳里強行讓大天使號進入歐普的那刻,她背離了歐普民眾的信任。

優しい手にすがる子供の心を
赤子之心寄倚在溫柔的手中

燃えさかる車輪は振り払い進む
揮撥開熊熊燃燒的車輪前進
 

好在時機尚有挽回的餘地,而卡佳里的善良與真誠正是亂世中最需保持的人心,只要卡佳里的天真獲得指點轉化為感染群眾的誠懇力量,影響更多人擁有共同的思想,終止戰爭的希望就有機會在卡佳里這代人的手中實現。

從煌口中聽見戰爭也不能解決問題的話語,讓卡佳里開始思考起戰爭的意義。父親的一席話更是撼動了卡佳里的心......

「你只是想滿足自己廉價的正義感!不是拿起槍才算戰鬥,互相殘殺是解決不了什麼的。」

──啊啊,這不是自己與阿斯蘭對峙時差點就要想通的道理嗎? 繞了一大圈卻還是靠著父親的話點醒。明白戰爭的本質,就能找到自己該做的事吧?也能讓大家不再互相殘殺......

卡佳里重拾起歐普的信念,並且開始找尋自己可以完成的事情。

------

「卡佳里......你多保重.....這陣子,謝謝你了......」

「煌!你......不准死喔!」

無話不談、互為對方半身的兩人相擁而泣,充滿離別愁緒的道別。大天使號在歐普的休息結束,即將啟程離去。卡佳里的存在讓煌在緊繃的軍旅中得到了多少的慰藉,而在卡佳里眼中愛哭又有點靠不住的煌真的讓她擔心。卡佳里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位至親摯友了!

但命運卻捉弄人,卡佳里與阿斯蘭的再次相遇,帶來的卻是噩耗。

逝く人の嘆きを奏でてギタ-ラ
吉他奏出逝者之嘆

 

煌......煌......已經死了!?

這是卡佳里在戰爭中第二次痛失重要的人。情緒激動的無法抑止,難以言喻的悔恨在卡佳里心中翻騰,果然當時還是應該把阿斯蘭給殺了,煌就不會......可是現在殺了他也太遲了、太遲了──!

「以前是朋友!」

卡佳里從眼前這個失魂落魄、情緒崩潰,淚水不斷從綠眸滾落下來的少年口中,聽見了不可置信的話語。 

胸の糸激しく掻き鳴らして
激烈地撥響心弦


朋友手刃朋友,朋友被朋友所殺。這世上竟然容許此等殘忍的事存在?這就是戰爭?若是敵對,朋友也得彼此廝殺。父親的話語由然而生──憎恨會呼喚憎恨,最後終將糾結成無法解套的輪迴。

「......因為被殺所以殺人......又因為殺了人而被殺......到最後......真的會得到和平嗎?」

看著蜷縮在面前身心俱疲的少年,他其實也跟卡佳里一樣在哀悼著煌的死去。

......我絕對不恨他。

......既然這個輪迴得在某個地方切斷。


打仗不能停止戰爭,殺人不能阻止殺戮──逝去的煌也曾在卡佳里面前質疑過同樣問題。所以煌的死,卡佳里已不想以任何人的生命來償還。

「這是郝梅亞的護身符。」
「我不希望再......再有任何人死了。」


認清戰爭無法結束任何事情的卡佳里,對著又要再度回歸札夫特的阿斯蘭如此說著。

父親點真的話語、與阿斯蘭的相遇,讓卡佳里體會到伴隨戰爭而來的不只惡意、破壞與殺戮,還有滿腔無可奈何的苦澀。卡佳里此刻的心態經過重重體悟,昇華至忘懷仇恨、甚至替「敵人」著想的第三階段。

------

自從巴拿馬失守後,地聯軍終於將主意打到了歐普身上,向歐普下達最後通牒;而得到巴拿馬的札夫特也不希望好不容易攻下的陣線毀於一旦,積極與歐普聯繫。歐普面臨到了不得不做最後選擇的時刻。

不管選擇哪方的陣營,都不可能守住和平。歐普的軍力不容小覷,所以世界各國向來不刻意招惹;然而萬一地聯軍或札夫特全力進犯,歐普也是無法抵抗。所以不論是哪條路,歐普終將只有走向毀滅一途。
 

哀しみに染まらない白さで
尚未濡染哀傷的潔白上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た夏の影に
印象著橙黃花瓣搖曳的夏日之影


──我們的國家.......就要淪陷了。

國家將亡,曾經閃動著耀眼光芒的南海寶石就要失去。

「只希望......別讓孩子們被這個時代給扼殺了......」

やわらかな額を失くしても
縱然年少青春將因此失去
(直接意翻了)
  
赤く染めた砂遙か越えて行く
也要跨越那迢遙的赤染之砂

在前方等待歐普的,是一場為否定戰爭而起的戰爭──矛盾,但就算回應了聯合或札夫特的要求,也免不了其他戰爭的發生。到底什麼才是正確?身陷這場囹圄的眾人迷惑著想找到事實的出口。就算被捲入時代的漩渦中身不由己,也要想盡辦法擺脫命運殘酷的擺弄。

對卡佳里而言,面臨即將襲來的戰火令她感到害怕,同時也迷惘著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走。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若是歐普從地圖上消失,就算只有自己一人,卡佳里也要繼承歐普的意志──「不侵略別國,也不容許別國侵略,同時也不干涉外國的紛爭。」直到永遠。
 

┌────────────┐
やわらかな額に殘された
柔嫩的額上殘留著

手のひらの記憶遙か
手掌的記憶已漸遙遠
  
とこしえのさよならつま弾く
指間彈奏出恆久的別離
└────────────┘

守護歐普意念,不光是因為卡佳里自己,同時也為了保留第三聲音的發聲管道。世界並不是只繞著地聯軍與札夫特兩方勢力而旋轉,更多人渴望的是和平──這是烏茲米大人以死向世界傳達出的呼聲,卡佳里為此向未知的將來奮鬥。而與父親死別的那刻起,歐普的信念正式繼承到卡佳里身上......

さよならのリズム
別離的旋律

親愛的女兒──飛向宇宙的種子們啊......
──奮戰吧。只要你們還有一口氣在。堅守著相信的道路,要不屈不撓地......

南洋之珠破碎。

------

想い出を焼き盡くして進む大地に
即便在回憶逐漸燒盡的大地上

懷かしく芽吹いて行くものがあるの
仍有令人懷念的芽苗不斷萌生

戰爭是如此殘酷,燒去的不僅是實物,同時也有回憶;但毀去的可以再建,回憶在腦海中也不會消失。戰爭當下充滿仇恨,但它激發出的不止憎恨而已,還有人性的善以及和平的累積力量。友誼、親情、愛戀......等情感也不因戰爭消滅,反而日益萌生進而牽絆。戰爭的破壞使人為美好的事物存在而感動,讓人意識到戰火的殘酷與苦難以防止戰爭不再產生。


 
卡佳里因戰爭一度失去家園,親人與朋友也都因戰爭而逝去。但在戰火蔓延下有更多支持著卡佳里的人,為共同目標一起打拼的夥伴、失而復得的手足、留給她模範身影的父親,還有心意互通的戀人......。戰爭在卡佳里心中刻畫出的不是仇苦,而是體認到和平與隨心所欲的自由是多麼可貴。

──能認識你真好。

那一刻,卡佳里有生以來頭一次體驗到,被人真心所愛竟然會如此的幸福感動。

------


 
暁の車を見送って
目送著曉之車離去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る今も何処か
橙黃花瓣至今仍在某處搖曳著

(橙黄花瓣至今仍在某處搖曳著目送曉之車的離去)
 

不管人們是屈服或抵抗,時代如潮流,一去便消逝不復返,而真理卻始終存在。如果眾人能在這場紛爭中體悟真相,或許世界會朝著和平的方向推進。如同卡佳里和阿斯蘭這對戀人,他們在敵對的身份下相遇,最終以對等的個體相待。

------

歐普託付給卡佳里及大天使號的責任,光憑從歐普滅亡之際逃出的幾艘戰艦,是一場不可能達成的任務。然而......

「堅強的燈火雖小,卻不會熄滅。」

「能做的事......還有期望的和該做的事──大家不都是一樣嗎?」

如果大家夢想的未來都一樣就好了,不、雖然實現的手法不同,不過大家的夢想一定是一樣的──「渴望著和平」,是這樣沒錯吧!只是彼此不曉得而已,如果能將心意好好地傳達給對方知道就好了......

いつか見た安らかな夜明けを
直到看見令人安心的黎明

もう一度手にするまで
再一次回到手中前

「雅金‧杜威」一戰是幾近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在和平降臨以前,活著好好替自己堅持的信念奮鬥下去,期望的未來才會真正實現啊! 


消さないで燈火
請別將燈火熄滅

車輪は廻るよ
讓車輪持續轉動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